公元230年秋天,曹真身体复原,立即向魏主曹睿上了一道奏章。奏章说:“多年来,蜀国三番五次地侵犯我国,给我们造成了很大">
您当前的位置:

司马懿与曹真抗蜀的故事

公元230年秋天,曹真身体复原,立即向魏主曹睿上了一道奏章。奏章说:“多年来,蜀国三番五次地侵犯我国,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,如果不消灭蜀国,我国永远没有安宁的时候。目前,正好天气凉爽,加上我国连年丰收,粮草丰富,兵强马壮,是讨伐蜀国的大好时机。

我愿意和司马懿共同率领大兵,讨伐蜀国。”曹睿很高兴,问侍中刘晔说:“曹真上表,要讨伐蜀国,你看是否可行?”刘晔答道:“曹真大都督赤胆忠心,善于用兵,及时攻蜀,消灭后患,非常正确。再有司马懿一同出征,一定会马到成功,请您不要犹豫,立即下诏吧!”曹睿连连点头道:“司马懿正在边疆视察,这几天就要回来,等司马懿一回都城,立即请他来见我。”

不多天,司马懿视察边疆军务回到首都,曹睿召见司马懿说:“曹真上表,主张攻伐蜀国,我担心吴国会乘机发兵,所以暂时没有同意,不知你的意见怎么样?”司马懿道:“曹真考虑得非常正确,我也正想提这个建议!据我看来,诸葛亮三出祁山,未得半点好处,肯定会再出兵进攻我国。

我们不能老是被动挨打,应该主动出击。再说,吴国一直是抱观望态度的,他们决不会轻易出兵,乘此机会,除掉蜀国,是大好时机!”曹睿见司马懿也是这个态度,下定了攻蜀的决心,立即下诏:封曹真为征西大都督,司马懿为征西副都督,刘晔为军师,领四十万大军,即日起兵伐蜀。曹真一面传令陇西各路军马收拾起程,一面和司马懿、刘哗共同前进,大军经过长安,直指剑阁道。第一战的目标是拿下剑阁,好进取汉中城。

诸葛亮自从回到汉中以后,日夜训练士兵,准备再攻中原。忽报:“魏国派曹真、司马懿、刘晔等人率大军四十万,进攻我国,准备从陈仓奔剑阁,现在前锋部队已接近陈仓!”诸葛亮笑道:“我正要讨伐中原,他倒先来了,来得好!”随即传令各路,认真防范,只等魏兵进攻失利,撤兵回国时,再发兵追赶,趁势攻魏。

曹真与司马懿大军一路进发,不多久便到达了陈仓城,进城一看,陈仓城内,一片废墟,不见一间房屋。原来是诸葛亮上次退兵时,拆毁了城墙,烧尽了房屋,城内一片荒芜。曹真看到眼前这个荒凉的景象,非常气愤,立即要传令前进。司马懿止住了曹真,说道:“不可冒进,我昨天夜里观察星象,最近将有一场连阴雨。这时候前进,如果攻占了剑阁,还好说一点;假如在我们占领剑阁之前,大雨下起来,那时进不能进,退不能退,人马就要受苦。现在还是暂且在城中搭起行军帐篷,等阴雨天结束后,再行军打仗。”

曹真也是个比较懂得天文地理知识的人,立即点头同意,传令:“修起陈仓故城墙,城内搭起帐篷,大军驻扎城中等候命令。”

果然,不几天便下起了大雨,而且一下就是一个多月,淋漓不止,兵器都上了锈;士兵们成天湿漉漉的,连觉都睡不好;马也没有好草料吃,军队里人心惶惶。有些人已经唉声叹气,产生了厌烦的情绪。

这一天,曹真请司马懿到大寨中商量对策。曹真说:“现在,大雨接连下了一个月,军士们都不愿再住下去了,你看怎么办才好?”司马懿说:“连阴了一个多月,士兵们不少人生了病,现在即使马上天晴,也不能打仗。如果蜀兵乘机来攻,我们反而要吃亏,不如撤兵回国去。”

曹真说:“我也是这么想,但怕蜀兵追来,怎么办?”司马懿说:“不要紧,我一直留心这一点,早已准备好了两支人马,他们一直驻在城中最高、最干燥的地方,战斗力较强。我们撤兵时,将这两支人马埋伏在后面,蜀兵追来,正好中了我的埋伏计策!”二人正在商量,忽报:“魏主派使节来到。”原来魏主曹睿传诏,令曹真退兵。曹真当即传令:“大军后队变前队,徐徐地撤回魏国去!”

在这连绵阴雨的日子里,蜀兵住在温暖干燥的城中,非常舒服,休息得非常好。听说魏兵后撤,大将们一致建议乘势追击。诸葛亮却笑着说:“你们都不了解司马懿,如果这次是曹真单独统兵,我早发兵追赶去了;而司马懿不一样,他既大胆又细心,精通天文地理,善于行军布阵,撤兵的时候,肯定埋伏了两支精锐兵马在后面;我如果追去的话,正好中了他的埋伏。

我现在让他远撤,而分兵从斜谷道出发,再到祁山,乘魏兵不提防的时候,突然袭击,进攻魏国!”说完,诸葛亮命令魏延、张嶷、杜琼、陈式四员大将从箕谷进兵,马岱、王平、张翼、马忠从斜谷进兵,到祁山会齐;自己统帅十万大军,令关兴、廖化为先锋,随后前进。

曹真、司马懿率兵回撤,一路上不断派快马向后探望,看蜀兵追出来没有;一连几天,探马报告,蜀兵没有追出来。曹真心想:“你司马懿也太小心了,这样谨慎,怎能打仗!”又过了十来天,司马懿埋伏在后面的两支人马也赶上了队伍,报告说:“蜀兵没有追出来!”曹真这时候不以为然地说:“大雨下了一个多月,我军辛苦,蜀军同样辛苦。再说,蜀国栈道被大雨一冲,必定损毁,蜀军人都出不来,怎知道我们撤兵的事情,难道他们长了翅膀不成?”

司马懿摇摇头:“大雨过后,已经一连晴了十几天,蜀兵怎会不知道我们退兵?知道我们退兵,却不追赶,诸葛亮料定我们会有埋伏,所以让我们走。但是,诸葛亮一定会乘我军疲劳的时候发兵进攻我国!他必定会分兵从箕谷、斜谷出击,在祁山会合。”曹真觉得司马懿有点夸张,摇头不信。他说:“你怎知道诸葛亮一定会再奔祁山,他三次进攻中原,三次都是到祁山安营,这次即使出来,为什么不走别的路线?”

司马懿说:“祁山离长安很近,前面是渭水河,后面是斜谷道,左右是崇山峻岭,是用兵交战的大好场所。诸葛亮占领祁山,可进可退,所以,他非占祁山不可。要到祁山,一定是从箕谷、斜谷二处进兵。”曹真认为司马懿简直在说神话,心想:“你又不是诸葛亮本人,怎么会搞得这么清楚?”脸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来。司马懿急了,说: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,我们打个赌,我俩各守一个谷口,十天之内,如果蜀兵不出,我脸上搽胭脂、涂红粉,身上穿女人的裙服,到你营中去服罪!”曹真大声说:“好!如果十天内,蜀兵果然出现,我将皇上赐给我的玉带一条、御马一匹送给你!”两人各分一半兵马,曹真守斜谷,司马懿守箕谷,安下营帐。

曹真虽然和司马懿打赌,实际上根本不相信蜀兵真的会来,叫士兵们休息。只想过了十天的期限,到时候叫司马懿难堪一下,让司马懿知道,他也有算不准的时候。

不知不觉过了七天,曹真心中暗暗高兴,心想,这次自己是赢定了。这一天,曹真在寨中等候派出去侦察人员的消息。忽报司马懿派心腹亲信来,有密事相告。曹真叫进这人,这人说:“司马将军让我转告曹大都督,请您不要老想着赌赛的事,要小心提防。昨天夜里,司马将军用埋伏计策,已杀了蜀兵四千多人,很可能这边马上就要与蜀兵遭遇!”曹真说:“你回去告诉他,我这里连一个敌人的影子都没有。”

刚刚送走了司马懿的使者,曹真回到营帐中,不一会,忽报:“前后营寨起火!”曹真大惊,连忙披挂上马,原来蜀军已大举进攻,魏兵措手不及,四散奔逃。大家保护曹真,往东面撤退,背后蜀兵紧紧追赶。忽然前方又冲出一支军队,曹真心想,这下无路可走了。定神一看,原来是司马懿亲率大军来救,两人合兵一处,大战一场,才算逃脱出来。

司马懿说:“诸葛亮已经占领了祁山地势,这里不能再守了,我们到渭水旁边安营,再作商量。”曹真羞愧地说:“你怎知我吃了败仗,及时赶来营救?”司马懿说:“你告诉我的使者说,这里一个蜀兵都没有,我知道蜀兵一定已悄悄地接近斜谷了,而且肯定会来偷营,所以急忙赶来接应。请您不要再提赌赛的事,大家同心报国!”曹真到这个时候,才算彻底地信服了司马懿。